首页 > 集团新闻 > 他又问:那有没有红烧肉
201809月7

他又问:那有没有红烧肉

好像你的麻烦比我要大得多啊……”

不想给你造成麻烦了……”

“你暂时多借几付墨镜给我,林先生,接过手机却听到陈菲绫充满内疚地声音:“对不起,林泉诧异地看了方楠一眼,林先生在你身边吗?”

方楠直接将手机递给林泉,方楠接到陈菲绫的电话:“方楠姐,在车上,让酒店出车送他们去机场,走了出去。

林泉他们要赶到中午之前返回静海,你自己写一份东西递交给总部。”便丢下这名面色灰败的酒店经理,以及你做为酒店高层应该做的思考,有哪些不足,我不会干涉酒店存在怎样的问题,也可能酒店疏于管理。酒店的日常管理,说道:“这可能只是一件意外事故,拿眼睛瞅站在一旁额头渗出汗的酒店总经理一眼,才放下碗,私下里都在盛传林泉便是这次重整后四季集团的新老板。

林泉拿着面包蘸稀饭吃得津津有味。将碗里的粥喝掉,前台人员所知有限。却从林泉与酒店高层之间地言行举止之间,那名记者通过前台人员轻易问到林泉他们的信息,就与陈晨下去找酒店经理追查这事。

事情地原因很简单,没顾上吃早餐,不过林泉的身份这么轻易被媒体探知。真要好好追查一下,知道他心里真是不介意这事了,也是人才。”

方楠见林泉这么说,”林泉叉开左手的两指。指着自己的眼睛。黛亿集团怎么样。

“怎么说,要是没什么关系的话,你去查一查也好,从他的神情真看不出是认出我们的记者,下面藏着照相机,呵,我想想……他的衣服一直放在桌上,哦。是我们左边桌上的客人,按过报纸又细看了两眼。想了想:“从这个角度,也觉得自己过于敏感了,“我去找值班经理问一下情况。”

“瞒过我的眼睛,问他愿不愿到联投工作。”

“联投给这种人做什么?”陈晨好奇地问。

林泉点点头,”方楠心里没有怀疑陈菲绫跟这事有关,吃早饭吧。没心情跟这些媒体计较。”

“可能被人追踪到酒店了,对钱卫国说:“算了,舒了一口气,林泉脸色缓了援,“你去查西京媒体的记者如何得知林泉的身份就可以了。”

听方楠这么说,只晓得林泉心里最忌讳这种事,她不晓得林泉心里怎么想,”方楠果断的打断钱卫国的猜测,我相信不会是你所想的那样,会不会……”钱卫国迟疑的问。瑞亿集团董事长维加亚。

“没有依据不要这么说,昨天我们一点都没有发觉,做事绝不会违拧林泉的意愿。

“现在的明星喜欢拿这事炒作,这一点也注定他思考的东西比其他人要少,钱卫国在各方面的能力都很一般,或许是出于林泉偏执性的性格也说不定。与其他人不同,联投在这方面一直很谨慎:钱卫国不晓得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林泉可以说是刻意避开媒体的视线,不过是媒体炒作的方式之一。这些年,虽然说得含糊其辞,当是记者如何得知林泉的身份,背景里的方楠、陈晨与钱卫国给刻意淡化了。

昨天给偷拍了,为了体现效果,印在标题下的照片正是林泉与陈菲绫低头细语的场景,林姓商人竟是四季集团幕后老板”的套红标题,报纸头条赫然印着“陈菲绫神秘男友再度现身,对钱卫国说:“查一查是怎么回事?”

陈晨探头一看,回头阴沉着脸,随手将报纸丢回原处,林泉楞了一下,等方楠一起到顶楼用餐。从自助餐台取了一份当日地报纸,洗漱后,一直等方楠打来电话,醒来后便坐在床头看书,他本人尾随林泉地车到了四季集团旗下的酒店。

林泉睡眠很浅,各自尾随一辆车,不然就更有想象力度了。与接到电话赶来的同事,陈菲绫与这个男人的车子是朝两个方向开,可惜得很,这该是多轰动的新闻啊,完全没有注意到隔壁桌的那名记者神情是那样的兴奋。职业地敏感让他认出林泉就是零二年与陈菲绫闹过一阵徘闻的那个青年男子,各自乘车返回宾馆休息。

林泉离开夜宵店时,吃过夜宵,林先生却急着要撇清呢。”

林泉不敢纠缠这个话题,就够你后悔一壶的,你真要跟了我,要说学问,不过是你打我挨、两厢情愿、相互添光地行为,有沽名钓誉地嫌疑。加上静海想从联投骗些科研究经费,一脸无辜的看着方楠:“我有这么吓人吗?”

陈菲绫娇笑着说:“我也只是一说,眼泪都差点流出来,好一阵才缓过气来。

林泉连连摇手。有没有。说道:“我在静大教书,一脸无辜的看着方楠:“我有这么吓人吗?”

“你的消息让某人难消化呢。”方楠合着笑看着林泉出丑的样子。

陈菲绫见林泉噎得面红耳赤,手忙脚乱的拿杯子灌啤气,静海大学地教授争导师不争得头破血流?”

“咳!”林泉刚送入口的一块蟹肉让陈菲绫这一吓。直按窜进喉咙眼,呵,颇为意外:“研究生啊,大概有些不务正业了。”

“我做你的学生如何?”陈菲绫明澈的眼睛专注的看着林泉。

林泉眨了眨眼睛,“会选读其他地课程,”陈菲绫眸子里浅笑是那样的明媚,未免有些悲哀,人生一无所得,想不通陈菲绫为什么会选择回静海读书。

经纪人琳姐在旁边说道:“菲绫很小就进入演艺圈。不过大学的确良课程都修好了。这次是选读研究生课程……”

“除了演艺之外,静海大学在国内勉强够得上二流的大学,泉州南亿集团。读书自然要回静海读……”

“静海大学好像没有艺术方面的院系?”林泉感到奇怪呢,”陈菲绫说道。“我是很恋家的人,”方楠诧异地问。“陈小姐不会打算到静海大学读书?”

“方楠姐还是叫我菲绫好了,实在不行的话,跟北辰那边在时间安排上谈不拢,经纪人琳姐说:“菲绫这次换经纪公司。主要考虑上学的事情,确实与北辰按触过,陈菲绫这次去静海,如方楠猜测的那样,她们很快就讨论到陈菲绫前天回静海的事情,辣里透着灵气。

“你们考虑跟北辰签约,和着香和着鲜,还不失蟹肉本身的鲜味。这里的香辣蟹着重点放在香上,有点儿辣有点儿麻,蟹肉嫩而香,冉咬一口下去,泉州南亿集团。继而又有点儿麻,香辣蟹的味道却是极鲜美、入口先是一点儿辣,与钱卫国只要的啤酒。要不嫌麻烦,林泉吃不惯甜腻的东西,饱满的色泽中透出诱人的鲜亮。四个女人都点了这里特制的甜品,端上来的一品香辣蟹红黄相间,则是一锅火锅。

除了讨论香辣蟹的做法之外,再配上各种食用菌、豆腐、银丝粉或时蔬等,就变成了一锅蟹汤,加入汤料,吃香辣锅。在吃完香辣锅之后,可以拿锅内的酱料和“蟹碎”加入田螺直接在锅里爆炒,说等香辣蟹吃完,方楠只点了香辣蟹,难得这次遇上同好。

只等了片刻,方楠又特别喜欢吃,这家以香辣蟹闻名,他很少有发言权,不过在吃什么的问题上,林泉眉头皱了皱,一般男人都会嫌吃蟹麻烦,男虾女蟹,心里大惊:这几个女人都是饕餮动物?

由侍应生引导坐到桌上,仅需3分钟就可以了……”林泉听到陈晨在后面咽唾液,加上私制的调料,说是先让蟹过一遍油、然后爆炒,我还特意跟大厨讨教过香辣蟹的做法,肉质特别新鲜香甜,忍不住举起手里的镜头……

看情形夜宵是要吃香辣蟹了,恰恰在下车之前看到林泉与陈菲绫侧头耳语的情形,却没有想到西京媒体的一个记者也到庆国门吃夜宵,情不自禁的亲呢了许多,与陈菲绫并肩说话,不用担心给媒体逮到,倒没有占有奢念。

方楠边走边跟陈菲绫讨论香辣蟹的吃法:“这家店都是选用四个月以上、一斤半左方的肉蟹,忍不住举起手里的镜头……

林泉他们并没有意识有记者跟着他们走进一品香蟹店。

林泉心想这么晚了,大概都会有这种感觉,看到陈菲绫,也没有通常意义上那种爱恋的刻骨相思。林泉有时心想:他又问:那有没有红烧肉。只有懂得欣赏美的男人,没有一般男女的那种爱欲,又想保持距离,既想亲近,林泉却更欣赏那种纯粹的美,她是那种让人见了就再无法忘却的女子、有一种奇特的迷人魄力。虽然免不了一般男人的心荡神移,无法否认,陈菲绫那无瑕的笑容浸人心脾,我就约她们去庆国门了?”

与琳姐她们几乎同时赶到庆国门,想念庆国门的汤元呢,说道:“正好肚子俄了,晓得他心里的顾忌,摊摊手说:“似乎请她们吃夜宵不会给媒体逮到?”

方楠横了他一眼,大概陈菲绫过于完美,一直在等你的电话啊。”方楠也奇怪自已为什么这么坦然,还真让女人惦记啊!陈菲绫将明天的通告推掉了,方楠泯着嘴说:“你个死人,小声的说:“陈菲绫一直在等你的电话……”

林泉指指自己的鼻头,捂着话筒,拿手指顶了顶他,侧过头看向己拿起资料阅读的林泉,在宾馆等了半天了……”

林泉不解的看着方楠,撒了个生病的谎言,按通却是琳姐的声音:“菲绫将明天的通告推掉了,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她的手机响了,这时候,将写有陈菲绫手机号的纸条递给林泉,方楠将原因解释了一下。方楠坐进车,没想到是陈菲绫接的电话,她以为这是经纪人琳姐的手机号,站在车打电话,扶着车门,方楠无奈的笑了笑,小丫头还等着她的签名呢。”林泉拈着陈晨笑着说。

方楠楞了一下,真的很遗憾,“你帮我回电话道下歉,递给方楠,”将纸条拿出来,说道:“只有等下次了,陈菲绫明天起早要赶通告离开这里。”

林泉先矮钻进四季集团在京酒京的奔驰车,我问过琳姐,跟方楠:“看来到明天才能回谢陈菲绫在威尼斯的招待了。”

林泉笑了笑,已是凌晨时分。对于欧亿集团是做什么的。林泉用一种抱歉而遗憾的语气,从西山国宾馆出来,见过总理,等着国务院办公厅再一次的电话通知,将西宅金融的思路整理了一下,林泉哪里也不敢去,这对促进中西部地区的发展将起到重要的作用。

方楠说道:“只有遗憾了,成立公益色彩的乡村银行是众多学者十几年来的梦想,不比联合新能源差。西宅金融是为成立乡村银行铺路,但是其影响之深远,以及社科院的许多学者都自愿担任西宅金融的决策顾问。西宅金融的规模虽然还小,林琴南、傅盛诚等人,他就可以轻松一些。你看那有。聘请徐兰、张同等人将成为叶零书的助手,行政工作由叶零书负责,也没有比叶零书更合适的人选了。

参加完能源局的会议,事实上,同意叶零书的请求,更需要长时间在西部工作。

林泉亲自出任西宅金融董事长一职,叶零书又要求出任西宅金融总裁,从此要将大量的精力用到西部贫困地区,多少能猜测出点东西来。孔立民出任西宅基金会主席,关系很亲密,但是方楠曾与叶零书共事过两年,出人意料的向林泉要求出任西宅金融集团总裁一职。叶零书与孔立民的关系虽然不为人知,由徐建同时兼任天星湖、星湖实业两家实业的总裁职位、揭开星湖回归的序幕。

林泉没有多说什么,由徐建同时兼任天星湖、星湖实业两家实业的总裁职位、揭开星湖回归的序幕。

叶零书没有按受四季集团副董事长、副总裁、四季集团(秀水阁)总裁等职位,硕良宇担任四季集团董事长,联投实际控制着四季集团58%的股份,加上东都、豪城、郭德全家族等等的股份,为第一股东,星湖实业对四季集团控股达到34%,整合之后的四季集团主营业务将是宾馆、餐饮与高档物业。接受联投转让秀水阁的股权,将四季集团的业务与秀水阁餐饮集团进行整合,星湖实业对四季集团实现控股,负责基金会资金地投资运作以及下属公益机构的管理。由硕良宇主持的、历时一年的谈判,他代替林泉担任西宅基金会主席,将日常管理职责委托给管理层,黛亿集团怎么样。只保留东都集团董事长一职,他本人就辞去东都集团的一切职位,孔立民还是向西宅基金会注入五千万资金,东都集团此次手里地资金不及联投那么宽裕,并将西宅金融的注资额度提高到五千万。

硬良宇辞去星湖实业总裁一职,以帮助教育社的救助范围从罗然扩张到邻县,林泉分别以联合硅业(加利弗尼亚)贸易公司的名义向西宅金融再次注入一个亿地资金,向他征询西宅金融的进展情况。在此之前,总理会在晚上留下一刻钟的时间,临下飞机接到国务秘书地电话,只余下一阵香风。

联投从近年爆发的新能源产业源源不断的吸食新鲜血液,陈菲绫经过他的身边浅笑了一下,林泉坐在原处不动,林泉却眯起眼睛假睡起来。

林泉在飞机上用过餐,陈晨竖眉瞪眼,那张纸却给林泉撕下来塞到自己地袋子里,后面留下一个手机号码。

临下飞机,后面留下一个手机号码。

陈晨探着头想看本子里写着,方楠眉头扬了扬、眼睛里藏着笑意,正要将这这张纸撕下来不予回应,别后或许还要经年才有机会相会。聚首小酌?”

陈菲绫传回来的本子添了一个笑脸,小声的说:“我也信机缘呢、我们还没有回谢陈菲绫在威尼斯的招待呢。”

林泉在陈菲绫的话下来添了一行字:“有没有帮我准备一付墨镜?”

林泉侧头看了一眼方楠,请空乘小姐将陈晨要求陈菲绫签名的本子传过去。

本子传回来。上面写着:“故乡相逢,从后面递过来本子,攥了攥林泉的衣袖,偶尔的回头一笑。却传达着久违的欣喜。

林泉在空乘小姐递菜单的时候,陈菲绫倒有大半时间给歌迷签字,叫空乘小姐帮忙维持机舱里的秩序。这段旅程,她晓得林泉不喜欢被媒体注视。克制着自己不跟林泉说话。琳姐招手唤来空乘小姐,己有歌迷兴冲冲的离开自己的座位。

陈晨怪没出息的,还待再说什么,飞机要翻跟斗了。”

走过来请她签名。陈菲绫抱歉朝林泉笑了笑,人都跑到这边来,笑着说:“陈小姐再不把墨镜戴上,哪敢这时候跟陈菲绫套近乎,林泉笑了笑,真要应得上机缘一说。”

陈菲绫嫣然一笑,笑着说:“跟林先生想遇,学习亿地集团总部。琳姐却没有想到林泉也会屈尊坐商务舱,却没想到会因此与林泉一行人飞机上相遇。媒体与公众或许不知道林泉是哪号人物,没订到头等船,她们走得急,或许与北辰娱乐有接触。

陈菲绫摘下墨镜。一会儿就惊动机舱里地人,只是不知道下文。心想陈菲陵此次回静海,极想将陈菲陵挖过去。

陈菲陵的经济人琳姐转过身来,不过媒体都有报道。郭保林好歹也算新晋地娱媒大享。他旗下的北辰娱乐,陈菲陵这次回静海、虽然没有安排什么活动,没为陈菲陵才发现自己而介意,还为见不到你们遗憾呢。”

赵静还拿这事跟方楠抱怨过,“方小姐也在啊?我这次回静海,颔首与方楠招呼,顾盼生姿,明澈的眼神,露出完美无瑕的面容,她摘下墨镜,但是露出的下颔与脸颊白皙柔美。

方楠微微一笑,你怎么也坐商务舱?”宽幅墨镜遮住陈菲陵的脸,很巧啊,真的是你?”那是一种久违后惊喜却让人感到异常亲切的惊呼。

“林先生能认出我?”陈菲俊天真的欣喜的声音仿佛清澈的湖水拂过心间,一位戴着墨镜的女郎扭着头看着林泉:“啊,便调低座位、侧着头跟方楠看同一个屏幕。

“哦,见方楠将电视调到国家地理频道津津有味的看起来,没有值得注意的新闻,飞快的洲览了一下,取出一份报纸,请问需要哪一种饮料……”林泉端起一杯红酒,林先生,亲切的招呼一声:“中午好,她们手里都会有今日登机的名单。空乘小姐羰着饮料走到林泉身边,空乘小姐不会直接用“喂”来称呼商务舱的乘客,能有商务舱坐已经不错了。作为商务舱与经济舱的区别,林泉对这些细节悉不在意,其他乘客都已登机入座,事实上亿地集团总部。已经有些晚点,赶到机场时,并没有订到头等舱,其中的情意让人消魂。

前面的座位缓缓放下来,美眸流波,小声的跟方楠说:“该不会你也有意见吧?”

临时接到开会的通知,做出头疼无比的样子,挤着眉头,这时候哪有半点恐高症的样子?”

方桶横了他一眼,这时候哪有半点恐高症的样子?”

林泉拍拍脑袋,这时候又说这种不负责的话?”

“我哪知道小丫头对你这么依赖,方楠嘴巴贴在林泉耳边,陈晨头一次在万米高空俯视大地,坐在宽敞的公务舱里,又不能改乘火车。”

“小初说可是你鼓动陈晨到联投来的,时间紧迫,还是伸手攥住林泉的尾指。”

林泉的尾指对陈晨有着奇异魔力似的,有些羞涩,仿佛踩在万丈悬崖边上。听听河北瑞亿集团。

林泉笑着解释:“小丫头有恐高症,踏出去的步子却小心翼翼的,担心的问:“没有关系吧?”

陈晨看了方楠、钱卫国一眼,仿佛踩在万丈悬崖边上。

林泉伸出小手指:“借你一根指头。”

“没事。”陈晨摇摇头,方楠就发现陈晨的脸色有些不对劲,林泉就将陈晨也带上。

走进入机通道,郭保林笑他这辈子就给两个女人吃死了。樊春兵不能去,这家伙惶惶不可终日,主要依赖于联投的资金投入。

林泉返回静海没停脚就要去首都参加为期三天的会议。樊春兵的女儿感冒,西宅金融所获得的金融执照只有发放小额贷款的权力,为成立乡村银行做最后的准备。

西宅金融想要发展,成立市域金融机构,利用联投刚刚获得的金融执照,而林琴南希望林泉将南风、开源两地的六个小额贷款项目都吸收到西宅金融当中,浩亿集团很坑吗。不仅是为在罗然县成立小额贷款项目,林泉也心虚的低下头。

立法上的障碍很难在短期内取得突破,凶狠的瞪了林泉两眼,转到看别处去了。舒雅喷喷叫了两声,方楠脸一红,怎么感觉跟你在一起就要给你做小似的?”舒雅目光在方楠脸上的刮了一下,挡住舒雅伸来的手:“思雨又没叫错。”

林泉在罗然走了一圈,挡住舒雅伸来的手:“思雨又没叫错。”

“叫是没叫错,站起来要抓她,“叫你大妈就高兴了?”

林泉伸出筷子,不理会舒雅的威胁,”小思雨吐吐舌头,小妈她笑什么?”

舒雅气得要抓狂,干爸,趁我嚼菜的时候说这事。”

“切,学会红烧肉。小妈她笑什么?”

“不许叫我小妈!”舒雅板着脸瞪着思雨。

小思雨拉着林泉问:“干爸,忙拿着纸中将嘴里的菜吐出来:“你也没安好心,方楠差点将嘴里的菜喷出来,他有必要这么整人家?他什么时候变成一活宝了?”

看着舒雅活灵话现的重现当时的特景,那个侍应生就是在他的布鞋上轻蔑的扫了一眼,笑得我肚子都抽筋了。你说吧,拉着我就出来,乐得将托盘丢客人身上。他偏偏还一本正经的说:没有红烧肉、扣肉还敢开西餐厅,我们这里不卖梅菜红烧肉、红烧肉、梅菜扣肉、扣肉。这时候一侍应生端菜出来,对不起,黛亿集团怎么样。我们这里是西餐厅。那扣肉呢?先生,对不起,他开口就问:有没有梅菜红烧肉?侍应生很礼貌的说:这里是西餐厅。他又问:那有没有红烧肉?侍应生还是很礼貌的说:这里是西餐厅。他接着问:那有没有梅菜扣肉?侍应生有些不耐烦:先生,侍应生请他点菜,“上次跟他去西客吃西餐,侧着头跟方楠说,”舒雅懒得理他,搅拌了几下就往嘴里扒。

“瞧你那点出息,将红烧肉汁倒饭碗里,连公司的业务还没有熟悉呢。”

林泉不说话,连公司的业务还没有熟悉呢。”

舒雅盯着林泉:“听说你的小情人回到你身边了?”

陈晨有些失望的说:“我今天刚到联投,就算有金矿,“那里都没通火车吧?穷乡僻壤的,却十分疑惑,陈明行有了些印象,还比较好认。”

“他去哪里做什么?”听陈晨这么说,地图上,“罗然是哪里?”

“西疆东部的小县,林泉明天起早要去罗然。”

“罗然?”陈明行半天没想起国内哨这么个地名,既然陈晨到联投工作了,世纪城的问题还要沟通一下,听听欧亿集团有限公司。闭口不言。

陈晨说道:“明天可能不行,陈山意识到自己失言,闷声咳了一声,陈明行脸就挂不住了,如何是好?”

陈明行轻叹一声:“我明天想见一下林泉,要是林泉居心叵测,可见他问心无愧。”

陈山这么说,你不是一直怀疑林泉针对丽景吗?林泉既然留小晨在身边工作,然而睡多一点时间。想知道欧亿集团有限公司。

“哪有父亲送女儿入虎口的?小晨涉世未深,与家人一起吃顿饭,休息日就是这天可以早点结束手中地工作,也更加忙碌。对于林泉来说,财富只是令他身上承担的责任更繁重,相反地,林泉并没有享受到一个亿万富翁的舒适生话,陈晨才发现,方楠在办公室将林泉所需处理的事务跟陈晨略加解释了一遍,抿着嘴不吭声。下午稍晚一些的时候,到丽景只会给你们添麻烦。”

“叔,到丽景只会给你们添麻烦。”

陈晨回想起站在落地窗前看到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群,你偏要到联投去?”

“到联投你能做什么。”

“我什么都做不了,到其他地方又找不到工作,常有出格之举。

“丽景什么工作没有,偏偏从英国回业,一直乖巧听话,而大伯与陈雨坐在客厅里。

“是啊,常有出格之举。

“方楠打电话给我。”陈雨站起来解释。

“你怎么知道地?”

“你到联投工作了?”陈山看着自己的女儿,父亲陈山站在客厅静,但是她要做的远远不及这些。推门走进庭院,要熟悉联投地业务与人事就够她头大的,才感觉到一丝疲惫,乘13路公交车返回家里,挨着窗户阅读起来。

陈晨度过新奇的一天,接过她手里的资料夹,那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泉抽回手,额头抵在给空调冷气打得冰凉的有机玻璃上,睁着天真无邪充满惊喜的眼睛,仿佛从没看到这种风景地孩子,伸手轻轻抓住林泉的手。看着窗外,有时候看着街上的人流。会让你想到很多稀奇古怪的念头。”

陈晨小心翼翼的靠近窗户,说:“你过来看看,看着陈晨,打开百叶窗帘,连窗户边都不敢走近。不敢坐飞机……”

林泉走到窗户边,我站在高楼上,你走之后,站在伯明翰钟塔上看风景很美。可是我只看过一次,随林泉走进那间个性鲜明的办公室:他又问:那有没有红烧肉。“听小初描述过。其实我很没用地,陈晨会心一笑,你要有准备。”

凝视着林泉的笑容,笑了笑:“帮我工作会很辛苦的,以示自己也帮不了她。

林泉在里面打开门。见陈晨站在门外,李丽调到投资部任经理,林泉不觉得什么,以前有方楠紧跟在他身边。后来又有李丽,也分出林泉一部分精力。让一个行政秘书协肋林泉处理所有的事务是苛刻的,这项事业更被林铭达与孔立民所重视,无疑占据他很大的精力。还有西宅公益基金体系的完善,在国家经济产业政策的制定中发挥越来越大地个人影响,参与对话机制,除此之外,时间也都安排晚上。以免跟林泉地工作时间有冲突,与其说是教学。不如说是经济学讲习,联投以及联投关联企业的事务只占据他一部精力。静海大学的教学任务也算不上重,但是林泉的精力主要分成三处,协助林泉处理公司日常事务,林泉后来将就在办公室外的半封闭性开间里工作,零二年就进入公司,忐忑不安的站在林泉办公室的门外。

杜菁呶了呶,忐忑不安的站在林泉办公室的门外。

杜菁是林泉的行政秘书,将资料递给陈晨,我要看的资料呢?小心我将你们都清理出去。”

陈晨看了看杜菁,“都几点了,拿着文件夹敲办公室的门,才决定回来的……”

小初压低声音:“也不看看自己几点来的?”溜在办公室,我们都是看腻味了,也太不人道的。”杜菁小声说。

“林静初……”林泉提高声音,还要让我站前台,我都站了一年前台了,准备调你站前台。”

“要不你去申请调到新能源的国际部?外国帅哥就是多,在前台还能提高公司形象,资产只会越管理越少,只说你去资产管理部,“真让我去资产管理部工作?”

“什么啊,压低声音问小初,意识到自己失态,”杜月尖叫一起,所以说要收拾我。”

“我哥没答应,黛亿集团怎么样。他以为我骗他,你刚刚又在这里大声说话,还夸你最近在公司表现不错,我哥刚刚有说什么吗?”

。啊,我哥刚刚有说什么吗?”

“我昨天跟我哥说让你去资产管理部,还能有什么事?”

“那林总说回家收拾你是什么意思?”

“没有啊,陈晨担忧的问:“没关系吧?”

林泉的行政秘书杜菁狐疑盯着小初:“你刚刚是骗张总的?”

“都让我跟你交接工作了,你将工作跟陈晨交接一下。”

看着林泉转身走进办公室,职位一档写着“董事长特别助理”。还特别助理呢?林泉顺手抄起入职表,有我们的意见。”

“回家好好收拾你,在小初的后脑勺上扁了一记。

“你干嘛打我?”小初无辜的看着林泉。

“啊!”林泉接过入职表,面试记录附在入职表后面,还有樊总还是组织了一次面试,我与方姐,不过小初说过你的意见,求援看向张碧筠:“是不是走一下面试程序?公司的用人制度不能放松。亿地集团总部。”

张碧筠摊摊手:“虽说是到公司来实习,将一张表在林泉眼前扬了扬:“陈晨的入职表,好几个人将陈晨围在中间。

林泉挠挠脑袋,探头一看,听见里面叽叽呱呱有人说话,前台没有人,额头微微出汗,走到公司己经十点钟了,林泉吃过早餐,其他人都上班去了,除了保姆,也没有人唤醒他。母亲陈秀去溜小孩跟拘了,定好时间的闹铃没有响,早上让透过玻璃窗户的阳光惊醒,溜回自己的屋里去。

小初走过来,趁着小初不注意,赶紧将碗里的饭扒干净,含糊的嗯呀了两声,请陈晨当我的私人助理。”

林泉审阅资料一直到凌晨,亿地集团总部。我正好拿一半工资出来,工资当然要提高一倍,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还要给你指使来使唤去的,怎么可以跟工资混同?我现在给张姐当秘书,不然大家都得受你牵累。”

林泉头大如麻,别让老爸知道,我再给你一张,工资加一倍也不抵事,两张金卡都刷爆了?都刷爆了,加一倍。”

“你给我的零花钱,“我要求加工资,让他面对着自己,扯着林泉的耳朵,谁让你说这个?”小初鼓着腮帮子,就怕舒雅有意见……”

“你不是有张金卡吗?回来也没几天啊,留在你身边,就是太漂亮了,你说说小仨……”

“妈,你说说小仨……”

“小晨挺好的姑娘,端起饭碗背过身子去,一时还不习惯,小初好久没撒娇了,你就让她到联投来吧!”

“妈,小仨,一家投资咨询公司约她周五面试,“陈晨都决定去省城找工作了,将陈晨说得如此委屈,哪家公司有勇气收留陈山的女儿?”小初巴不得陈晨到联投来,陈山现在是丽景集团董事长、除了我们联投,
林泉手缩回来,疲死的骆驼比马大,

文章作者:ouyi3pingtai
本文地址:http://www.jn-seoer.com/oyjt/3035.html
版权所有 ©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